在韓國打工的經歷

ㄗs;無賴﹖   發表在   夜晚論壇 同城 云南    2019-7-14 22:06
從韓國(濟州島)回來有些日子了,總算能靜下來回憶記錄一下那段痛并快樂的時光。也希望能幫助準備要去韓國和剛到韓國打黑工朋友們真正的多了解了解韓國,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問我我會第一時間回復,還請大家多多鼓勵提建議我會虛心改進。
  ?2013年中旬我在網上找到的中介談好價錢落地付款后我開始出發了,因為家在東北坐了二十多個小時的臥鋪到的上海,朋友在火車站把我接出來為我送行,也替我擔心。擔心中介我不認識也擔心我打黑工不安全,但是當時我的情況已經由不得我想太多了,一心只想著掙錢。酒足飯飽后朋友陪著我買了一身行頭,中介告訴穿的好一點出海關容易些,記得當時買的是一個耐克的短袖花了四百多和一條休閑褲二百多,鞋子在家用淘寶買的五十塊,手表在地下通道買的二十多,還有一副平光鏡八十多,我視力挺好,只是中介要求包裝的,告訴我韓國人喜歡看上去有文化的樣子,都準備好后和朋友寒暄到下半夜兩點左右睡的覺,但我基本上一夜沒睡相信去韓國打黑工的朋友都深有感受吧!畢竟去的是人生地不熟陌生的地方。
  早上五點起來洗了個澡細心裝扮了一下就出發了,朋友提前約好的車,車跑到一半路程的時候爆了胎那時候朋友急壞了怕我誤了飛機,我很平靜我是特別信命的人命中注定的東西我們選擇不了。幾個人手忙腳亂的換好輪胎及時趕到了機場。中介在韓國,安排了一個從韓國回來的留學生送機和交待我一些事情,告訴我別緊張下了飛機就有人接我了,廢話,我一次飛機都沒坐過而且我是一個人能不緊張嗎?然后給我照了一個照片發給中介她就走了。朋友幫我換完登機牌因為要上班也告辭了,跟著同一個航班的一群人到了登機口準備登機,上飛機的那一刻我想家人尤其是我兩歲半的女兒,從家走的那天早上她還沒醒,我怕她醒后叫我爸爸,我親了熟睡的女兒和老婆的額頭轉身出了門。至于我為什么出國在以后的篇章我會告訴大家。
  坐在飛機座位上隨之而來的是緊張,可能是新聞看多了,總怕它掉下來。時至今日我坐過了無數次的飛機后仍然在下飛機的時候手心里有汗。起飛后我和身旁的兩個女孩禮貌的打了個招呼,過了一會空間拿過來申報單和出關信息卡讓我填,都是中文的那我也害怕填錯了出不去,看了一下身邊的兩個美女她們都是用英語填的,于是我求她們幫我填一下,有個女孩讓我用中文寫就行,我開玩笑的說看你們英語填的漂亮,幫我一下吧!其實我心里想的是出關的工作人員看到我信息卡上寫英文不會對我起疑心怕我來打黑工不讓我過。事實證明我的想法還是起到一定作用的。下飛機后我故意隔開兩個女孩然后跟著人流按程序一步一步的走,記得最后一項是照視網膜錄指紋,我和工作人員用阿尼哈賽有打了個招呼,那韓國妹子和我笑了一下錄完后在護照上扣了個章,我繼續往前走,沒人流了我蒙了。左顧右看可能是做賊心虛別人多看我一眼我都出汗。后來有一團隊出來我就跟在后面取了行李和他們往外走。這時我知道自己已經順利過關了,竊喜一小會兒開始找接機人,把別扭的眼鏡摘掉看不遠處有一個黑胖矮眼鏡男舉著寫的我名字的牌子。像見到親人一樣加快步伐走了過去。他讓一起的女孩和我打車到酒店,眼鏡男騎了一個瘦小的機車自己走了。到了酒店他們用現在我覺得不是很流量的韓語溝通了十多分鐘我們進了房間。他倆嘴里說的酒店充其量就是個賓館。進房間后用他電話往家里報了個平安,然后他開始管我要錢,我怕給完錢不給我安排工作,我就問他工作的事,他說明天就領我找活,問我在這邊有朋友嗎?我說沒有,其實我有一個朋友,確切的說是朋友的朋友,不告訴他有朋友是讓他對我放松警惕。我告訴中介安排完工作在給錢,他拒絕了幾次,看我態度堅定就沒在提錢的事。在國內的時候他告訴我只要能到了韓國每個月能拿一萬多工資,現在又和我說不會韓語在飯店一個月也就一百二十萬左右折合人民幣六千多吧!告訴我想掙多去工地,不瞞大家我從小到大沒干過累活加上之前我聯系過在這邊那個朋友,他在工地工作說特別累,所以我拒絕去建筑。和中介有點小爭執后女留學生上課先走了,中介給了女留學生五萬韓幣差不多三百塊錢,應該是翻譯費。因為又困又累我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就睡了,中介也跟著睡,原來是沒收到錢怕我跑所以陪著我,剛要睡著就聽他那呼嚕聲此起彼伏的,此刻我真想往他臉上踹上那么一下,我再一次無法入眠。想了一下我不能和他鬧的太僵畢竟現在還需要他落實我工作的事兒。等他醒后我說先給你一半的錢吧!找到他許給我的工作之后再給你那一半,可能是因為我的東北口音或者是他覺得和之前他自己答應我的工資不一樣遷就了我,之后很長一段時間我才了解原來我給他的一半他就已經掙了我不少錢了,同意給一半是中介見好就收,和我以上兩種猜毛關系沒有。中介是江蘇人。晚上他領著我去樓下買了點吃的就走了,應該是拿著我的錢去瀟灑了。走時的費用都是老婆在娘家借的,我只買了餅干和一小桶泡面。韓國賓館的配置還是挺好的,喝的有免費的咖啡和飲料,用的有棉簽.吹風機.擦臉的水乳等等,還有遍地免費的WiFi。把面泡好后才發現原來韓國的桶面沒叉子,我又沒帶筷子,走到前臺發現自己就是一啞巴,最后還是在棉簽的幫助下完成了晚餐。點煙的時候發現打火機被中介拿走了,我下樓拿著煙和前臺比劃,這回成功拿到打火機了,我也學會了打火機的韓國話,在韓國如果語言不行,那肢體語言一定要豐富,否則寸步難行。走之前中介告訴我提前學點簡單的韓語,我學了幾天后放棄了,學完第二天就忘,如果想來韓國的朋友記憶力好的話最好在家多學點。如果像我這樣的也別怕,在這個環境里自然而然的會逼著你學習。第二天快中午了他帶著我把房間給退了,騎著那瘦小的機車駝著我去吃了第一頓"韓餐"中華料理,他要了個雜醬面,看上去和國內的雜醬面太不一樣,我點了個炒飯,很難吃,由于餓的原因我吃的干干凈凈。接著又帶著我去了一個民宅,這一路他給我介紹韓國的風俗和人情,有說有笑關系緩和了不少。到了一棟民宅他打開房門進去屋里沒人,兩室的房間還算可以。他告訴我這是他租的房子讓我在這住到找到工作為止,說賓館太貴替我省錢,之后再一次心平氣和的和我講了一下工作,我答應他去飯店先干著,他說這幾天就能上班,讓我別著急。我問他專職介紹人來韓國打工嗎?他說他是業余的,他是留學生合法身份,平時打打日當,日當就是干零活一天一結賬那種。我說那在沒找到飯店之前帶我去干幾天吧!他同意了下午領著我去買被子枕頭和工作服鞋,因為是夏天被子和枕頭為了省錢買的都是最便宜也最薄的那種一共一百多點人民幣,工作服還可以不貴上衣加褲子花了不到一百五,鞋可就貴了因為鞋前尖的上面是鋼板做的怕干活砸傷腳,我在鋼板鞋里找了個最便宜的他講完價之后要我二百人民幣左右。送我回住的地方后叮囑我第二天五點就要收拾好等他來接。他走后我下樓買了包煙買了兩桶面,這次我用倆手指頭比劃筷子,老板明白我的意思給我了兩雙一次性筷子,走出超市的時候我突然想了一下我還有一半錢沒給他我可以跑掉讓我那個在這邊唯一的朋友把我接走。于是我打了他電話,在這里叫他小陳,他和我們家在一個地方,比我早到韓國四個月,一直和他老婆在工地工作,他倆過來是奔著陳的姐夫來的(不是親姐夫)因為姐夫比他倆早來四個多月所以陳夫妻一到這就直接去工地了。電話接通后我把我的想法告訴他了,他怕中介勢力大以后找到我后果會很嚴重,我想想也是如果自己到不怕什么,怕的是連累了他們,如果中介看到我們去警察廳舉報我們,那損失的可就不是我那點錢了,很快打消了我的想法。上樓和家人視頻了一會兒告訴他們一切都好,然后陷入了各種胡思亂想的猜測。晚上大概十點半左右聽到開門的響聲,我起身去看進來的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女孩,和她打招呼知道她是中國人,女孩對我挺排斥的,簡單說了幾句話知道她是山東人來韓國兩年多在飯店工作一個月工資是一百五十萬左右,以后和大家說的都韓幣那時候的匯率在五和六之間比如一百五十萬剩上六就是人民幣九千塊。后來知道她沒和我說實話,畢竟防人之心不可無更況是第一次見面的陌生人。
  第二天我四點辦就起來了,泡了個面把工作服穿好等著中介來接我,五點五點半…一直沒等到人我給他打了個電話,他告訴我今天不行他有事不能去了,明天五點來接我。接下來就是補覺。我電話是在國內交了三千塊錢押金開通的國際漫游,那時候打一分鐘好像是六毛九,所以輕易不打,打了也是說幾句趕緊掛掉,你們一定會問為什么不讓中介帶著買一張電話卡?我問過他。韓國的電話卡是必須有身份證或者有登陸證才能買的,我是黑工而且剛到所以比較麻煩買到。中午醒后我把整個屋子打掃的干干凈凈除了那女孩的房間,打掃房間是因為我有輕微的潔癖也是想讓女孩下班回來后換個態度對我。快十一點了她才回來,她問我今天干活了嗎?我說干了,把屋子干干凈凈的打掃了一遍,她視乎沒感覺,面無表情的告訴我很累先休息了。我趕緊說我想和你聊聊,她同意了,我問她中介租的房子為什么晚上不來這里住,她說中介租這個房間不到一個星期就是為了把打工的人放在這里方便安排工作,之前是她的一個山東老鄉在這住,因工作原因搬走剩了半個月轉租給了中介,還剩八天到期后女孩打算找韓國房東談談不租給中介了,說中介帶來的人太雜不安全,我告訴她我是安全的,她笑了笑告訴我廚房的鍋碗瓢盆我可以用,然后轉身回自己房間換了睡衣過來問我去不去衛生間,因為衛生間是我們倆公用的。

猜你喜歡

標簽: 作者無主題標簽

舉報

網友評論

小刀彈笛   2019-9-24 03:59:30

回復   2樓

支持一下吧  
titty   2019-10-6 16:55:11

回復   3樓

回帖是種美德.  
中國賤男聯盟會   3 天前

回復   4樓

知道了 不錯~~~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1
四川巴中种植什么赚钱